伟德国际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

回到酒店,大海正在房间里等,看他那表情我就知道他又赢了,刘智慧看了大海,就抱了上去,开始哭说她错了之类的话,唉……也就这点事吧,真TM无聊,我想。

大海这回大大咧咧,拍了拍刘智慧以示安慰,早上我看他还印堂发黑,现在则是红光满面,我猜是赢了。结果一问,原来他让人汇过来十五万,到快中午了才到账,他立刻去换了筹码,然后靠这十五万,半下午不到的功夫,把他输的都赢回来了,还倒赢七万。

行啊,赢了就行,我说。但看大海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,估计还得去DU。

大海的那间房是个标准间,偏小,这会儿挤着四个人显得有些局促,再加上刘智慧在那腻腻歪歪,我发现这个刘智慧真是有意思,早上那会儿毅然决然的一副敢死队模样,仿佛背上炸药包就能去当董存瑞。这会儿跟大海在那腻歪歪又像尔康和五阿哥,啊不对,是尔康和紫薇。

见刘智慧哭哭啼啼外加搂搂抱抱的,搞的两个人仿佛即将开演一部爱情动作片,我觉得我跟宁宁在这杵着跟两个节能灯管似的,就退了出来,回到自己那间套房。

回房间一坐,在起初的那个瞬间有一种解脱感:DU也没钱DU了,妞也没钱找了,守着个宁宁现在也就只能看看,这下不用DU了,清净了……但这种解脱只维持了一瞬间,就顷刻被击溃了,因为我开始想三个人来澳门结果就我一个人赔了,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?吴胖子那得瑟样还赢了270万,大海最后也打回来了,我怎么就输那么惨呢?想着想着有些入神,渐渐陷入了回忆,结果一回忆不得了,因为从小到大的倒霉事这会儿全都涌上心头,再加上这输了十多万,自己仅有的积蓄全都赔光。又想到公司经营也不顺利,在家打麻将输,玩机器输,扎金花输,DU球输,来澳门DU狗输,老虎机输,百家乐输,怎么DU,怎么输,真是倒霉到家了。想到这,我开始意识到,这么下去,下一步就是输个精光,到时候可能会因为烂DU跟合伙开公司的同学决裂,然后成为流落街头的无业青年,如果再一生场大病,从医院里出来时候说不定房子都卖了还欠一屁股债,一无所有,然后萌萌弃我而去,只剩下苦逼的我……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那最惨的还是我爹妈,好不容易养个儿子,最后还指望不上,成了个废人,那可咋整啊……最后越想越觉得可怕,想得胸口堵得慌,竟然生出了人生走到绝境的感觉。

不知不觉,手里的烟越来越短,差点烫到我,这才回过神来,宁宁坐在边上,怯生生地看着我,仿佛拆弹专家在看一颗剪错线的定时炸弹,估计我刚才表情也够吓人的。

我看了一眼宁宁,但精神还在我那小世界之中,我又点上一根烟,不知怎么地联想到了战争年代一群抽烟的苦逼大兵,那嘹亮的冲锋号似乎就在耳边,《亮剑》中李云龙的脸紧跟着浮现在脑海之中,那是这样一个场景:李云龙一脸冷峻,面对列队待发的部下,喊了一声:兄弟们,咱独立团的兵,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!

我狠狠地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,抬眼望窗外澳门那分外湛蓝的天空,咬牙切齿地地骂了一句:老子还不信了!

我从小喜欢看电影,我发现在很多我要做决定的时候,那些曾经看过的电影场景就会影魅般浮现于脑海之中,打击我、告诫我或者煽动我。而此时此刻,正在我脑子里对我脑细胞训话的是小马哥,小马哥正眼神灼灼地对我说:这个机会我等了三年了,我回来不是想证明我比别人强,我只是要你们知道,我失去的东西,一定要亲手夺回来!说着掏出双枪,啪啪啪啪地扫射了所有负隅顽抗的理智,一阵微风吹过,小马哥脖子上挂的白色围巾随风舞动,几只鸽子在四周扑腾着飞起,挥舞的羽翼之间,小马哥英俊的脸庞让我泛起了无边的敬仰……

对,我在DU场失去的东西,我一定要亲手夺回来!

小马哥要三年,我只要三分钟就行了,因为下楼只需要三分钟。

宁宁听说我要去DU,就要跟着去,我当时心里想法诡异:我似乎只要跟胖子一起DU就输,昨天宁宁在胖子身边胖子输了20万,宁宁离开了胖子,胖子就赢了270万,根据负负得正的道理,那么我如果带宁宁去DU,是不是就能赢了?

这个想法正常人看起来可笑之至,因为根本就是不搭边的事情,数学规律不会根据你做了什么而改变。但DU徒总是相信自己所做的某些事情对运气是有改变的,至于究竟有没有改变,没人统计过,也许算是一种自我安慰了。

这下不想在威尼斯人了,因为在威尼斯人总感觉我背运,在酒店找了张澳门地图,决定去新世界。新世界么,这名字好,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,奴隶们起来起来。我要夺回我逝去的,就要通过革命换来新世界。去新世界的路上我在想。

宁宁跟在我左近,胖子带的妞现在成了我的跟班,胖子本人去追求他心目中女神去了,可惜我没钱,不然我也会试试。

新世界没威尼斯人那么豪华,但是比老葡京好一些,不过我也没心情看四周,本来有一万六,买了块表接近六千,这会儿还有一万,估计能换不到一万二港币。我没一下都刷,先是兑了五千的泥码,所谓泥码,不是泥巴做的筹码,而是说这类筹码你兑换了之后,不可以直接兑换成现金,你必须在DU场上将这些筹码使用一次才可以。你可能会问这岂不是等于消费券,你除了在DU场消费就什么都干不了?对的,拿了泥码你除了DU什么都干不了。但是之所以有人兑换泥码,就是因为兑换一定数量的泥码可以有一些赠品,比如酒店消费券,自助餐票等等。

当然,我这次不是为了送的那两张据说价值五百港币的自助餐票。我受了那李云龙的蛊惑,一个劲对自己说狭路相逢勇者胜,就是想来个毅然决然的姿态。不得不说那些富有煽动性的电视剧的确能煽动人的情绪,特殊年代下煽动人死去活来也不足为奇了。至于事实,却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。

我兑完筹码回身,结果令我惊异的事情发生了:宁宁竟然也兑了一千的筹码。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,她说:刚才智慧姐都赢了好几千,我也试试。

好像每个DU徒最初都是在类似情况下开始的……

一般来讲在澳门百家乐最受欢迎,据说是庄家优势最小的游戏,但我还是喜欢骰宝,总觉得玩骰子来的更爽些,而且押点数种类也比较多,作为一个搞IT的我更喜欢复杂些的东西,总觉得能跟别人把DU局的规则头头是道讲出来是件很牛的事情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,最让我难忘的一次DU局就发生在骰宝DU桌上——我可是中过150倍豹子的人啊!

每次开DU之前我是最冷静的,思绪万千,脑海里会推演各种游戏结果,但这种冷静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,我记得网上有人忠告说在澳门每次参DU最好不超过半小时,有人对此表示不屑,但是我认为非常有道理,因为你在DU场连续呆得时间越久,你就越容易冲动,在DU场,只要你多冲动几次,必死无疑。


你可能还会喜欢。。。

0条评论 to “澳门进进出出,人生起起落落【22】”

留下评论

(必须填写)

(必须填写,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© 2015 菠菜大赢家博客-专业菠菜测评及优惠活动资讯  
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