伟德国际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

前面问题的修改+一些更新:

结果吹得手心全都是汗,最后吹出来一张2。恨恨地骂了一句,又接着吹,结果吹出来的又是一张2!这时身后一个少妇高举双手,蹦了起来,这娘们压了两千的庄家对子,这一下就是两万二。我看她看我那眼神简直就如同看见她初恋情人,这会儿我跟她约炮她一定不会拒绝。但我是有原则的,我不会那么随便,除非她给我一万五。

这时候闲家已经开出了一张三,这会儿正在念叨朝鲜语的一个韩国人正表情猥琐地紧盯着手里的牌,只见他紧缩地眉头忽然舒展,是个6,他9点。这种情况下我是可以补牌的,但是面对一个9点,目前最好的结果就是不输了。

押了闲的紧张看我开牌,我在那撮了半天,最后撮出了一张K。终究还是输了。

二十分钟前我还只输一万四,现在,输三万了。我这个人的缺点就是血一往上涌就控制不住,当时手里还剩三万五的筹码,直接拍了三万在庄上,结果,我至今难忘那次的点数——一张草花7,一张方片2。9点,是天牌。还没等高兴呢,那个猥琐的韩国人居然开出了一个8一个A。同样9点,和了!虽然理论上百家乐和的概率大概是不到10%,但是平时玩的时候感觉很少出和。面对这样的结局我灵机一动:出了这种牌,是不是说明我要转运了?

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却告诉我,转运的可能是那个韩国人。因为我那三万继续押庄,韩国人跟我对着押,我输了。

二十二分钟前我只输三万,现在输六万了。

最后五千的筹码拿在手,犹豫了半天,最终各两千五押在了对子上。其实押完了我有些后悔,但是又寄希望于奇迹发生……

奇迹终是没有发生,我输了。

那一刻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将账户里剩余的钱都刷了。拿到手一共是七万多港币的筹码,DC里货币兑换要比外面亏很多,不过也管不了了。回到刚才的那桌,继续押,结果那天也不知怎么了,除了第一次中了两万,接着连续六次,竟然一次没中!七万多瞬间只剩下一千块。我把那个一千块的筹码拿在手里反复揉搓,最终还是退了回去。因为再干掉这一千,我就连回去路费都没有了。

那一双腿仿佛不是我的,11万啊,就这么没了。最要紧的是这是我最后的11万了,再剩下的钱都是要交今年公司的房租和物业费,另外公司的日常运作也是笔开销,不能动的。

我呆滞了,至少十分钟,站在那里看着赌桌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唉,算了,回房间吧,胖子不是赢了么?跟他蹭几天吃喝吧!

我不知道威尼斯人DC是谁设计的,听说每个DC都有风水局,那天我真的感觉像中邪了一样,都想好了,一千块不能再花,留着回家。但是最终我听到了老虎机特有的、极具诱惑力的运转声。靠200赢2.3万的经历再次浮现在脑海,挥之不去,欲罢不能。揣度片刻,决定将仅剩的一千块先分成两份,五百打上,另五百留着最后的路费。

坐到了老虎机前。诱惑的音乐和闪动的灯光仿佛都在用尽浑身解数向我表达:两万三,两万三……

两万三最终成了食人树的花朵……

不到十分钟,五百输光。尽管刚刚过去了十分钟,但是却忘记了刚才对自己“只赌五百”的承诺。我决定了,再赌五百,不中就撤。每次只赌一条线,这样才有可能中大的。

尽管这次多撑了一会儿,但是结果还是输光……澳门DC每一寸的辉煌都凝聚着赌徒的血汗——下次谁去澳门,再感叹这句话的时候,请记得,那里面有我的一滴。

翻了翻兜,口袋里剩下不到三百人民币,大概不到二百的零碎港币。还有一张打算留着纪念的100面值澳门币。11万,就剩这么多了。

我想打电话借点钱,但是想到上次半小时输掉的七万,纠结再三我还是克制住了,我知道,如果借了,也许我就万劫不复了。

恍然地走出门口,一个穿着很整洁的叠码仔凑上来:老板,要钱么?我摇了摇头。只看着眼前澳门的街景,我记得《盗墓笔记》里说澳门是一个叫汪藏海的人设计的,但是这个人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——也许是作者杜撰,又或者,作者只是想说,设计澳门的人更擅长的,是设计坟墓。

人可以把钱带入坟墓——但那也不过是给后来盗墓贼的福利。人把钱带入澳门,也就是给DC老板送福利,这么看带入坟墓和带入澳门差不多。我越想越气,忽然开始想会不会是DC在作弊,要不然怎么会一连输七次?想的我自己都笑了——况不用说我那十万对DC连根毛都不算,就算是上千万上亿,DC也赔得起,没有哪家DC是因为给赌客赔钱而倒闭的,都是因为没人去才倒闭的。我输,只不过是输给了自然规则,输给了这个空间维度内不可逾越的数学概率而已。

心情乱得很,DC门口很多跌码仔转来转去,看得我有些心烦,我这个人心烦了就爱瞎想,想完了就开始瞎做,想瞎做的时候自己都害怕。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叠马仔,发现有一个戴眼睛的似乎有些腼腆,叠码仔一般都是厚脸皮的样子,被骂了也讪讪一笑而过。但这个戴眼镜的叠码仔不同,他问人是否借钱的时候好像在问路,开口必先说“你好,麻烦问一下需要借钱么?”这种怪异的问法让我感觉甚是异样,就好比你看到两伙人在群殴,其中一个人拿把大砍刀,跟对方的人说:“您好,麻烦问一下我可以砍你么?”

我不知道这个人经历了什么样的过去,他那幅精致的金丝眼镜我认得,是一个蜚声天下的奢侈品牌,至少也是几万块。在看他那保养良好的脸,就可以知道他必曾经富足。富足的人是不会做叠码仔的,因为做跌、叠码仔就要丢掉尊严。他做叠码仔说明他落魄了,而他落魄到这般田地,估计也怪不了别人。其实赌到今天我发觉我很傻,我并不十分缺钱,生活也未见如何不顺,第一次因为赢了,第二次输了回去,这次,就是为了翻本了。但,这……有意思么?

如果说输了几万可以通过卖身来暂时缓解的话,那我输了11万通过卖身基本上是没希望了,我算了一下要至少卖30次,我在澳门只有七天的滞留期,现在剩五天,五天三十次……我又不能以卖身为职业,就算是职业的估计也没那么硬朗。看着这个文质彬彬的叠马仔,我不由开始遐想……要不然,我也去做叠码仔?

介入DB圈子以后,我接触到了很多赌徒,我发现绝大多数输得很惨的人经历都非常类似:赢钱,输回去,想翻本,接着输,借钱,再输,发誓不赌,忍不住再赌,又输,变卖家产,再输……最后堕入地狱,而堕入地狱还有一个更快的方式:赌,输钱,输光挪用公款,挪用公款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地狱,一旦公款输光,就基本上落入无间地狱了。

但赌瘾这玩意发作起来就跟毒瘾一样,甚么都挡不住,我曾见过一个人,小臂内侧至少有五个烟头烫伤的痕迹——很可能是发誓戒赌时候的自残行为,但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在机房大把大把地扔钱。


你可能还会喜欢。。。

0条评论 to “澳门进进出出,人生起起落落【16】”

留下评论

(必须填写)

(必须填写,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© 2015 菠菜大赢家博客-专业菠菜测评及优惠活动资讯  

统计代码